用正義的藍色與鮮血的紅色作為主色造型,土色為輔,去提醒彼此曾經世人是如何透過戰爭的壯烈犧牲,才能換得一片土地的和平。

選用傲慢與偏見的乾燥玫瑰色去做基底色,並用他色的混色與點綴,去詮釋傲慢與偏見這本作品給感情上帶來的發想與靈感。希望透過混色去述說傲慢與偏見總有一天也能找到平衡點,實現兩個人的愛情。

用正義的藍色與鮮血的紅色作為主色造型,土色為輔,去提醒彼此曾經世人是如何透過戰爭的壯烈犧牲,才能換得一片土地的和平。

使用城堡的金色為主色,再運用馬克白黑做斜線的雙色反差,線條感同時創造了空間,也限制了空間。此設計初衷想提醒我們,雖然總是渴望追求自由的是自己,但過程中頻頻阻礙我們的也有可能是自己。

果凍色的巴哈系列點綴在指尖,色彩跳躍視覺上卻又和諧, 就像弓弦上的音階隨意地拼湊,巴哈總能譜出一首首完美的樂曲。

用尖角去形容既精彩但又逼真、驚悚的莎士比亞。色彩較強烈一點,對比也強烈,希望可以藉此表達莎士比亞的吸睛,跟劇情的壯烈。